进入论坛
全网搜索
积分奖励
帮助中心
  全网搜索 | 热门标签:文献 仪器 创新 创业 融资 研发平台
首页 > 新闻动态 > 上海视点
各国对科技计划课题负责人的年龄限制与规定(二)——主要发达国家对科技计 划负责人年龄的限制和规定
http://www.sgst.cn 2007-05-11 00:48:50 www.chinainfo.gov.cn

英国
经联系英国政府科技办公室、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生物技术和生物科学研究理事会等机构,并多方查询,得知英国国家主要科技计划对课题负责人和主要研究人员均无年龄要求。评选标准以学术水平和科研能力为主。上述人员均从社会公开招聘,并且没有国籍的限制,必要时范围可以扩大到国外。
美国
经与美国人事管理局(OPM)、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OSTP)、国立卫生院(NIH)以及Lawrence Berkeley国家实验室的有关管理人员、科研人员和专家联系,目前了解到以下情况:
OPM称,他们有关于联邦雇员的退休年龄的规定,但对有关科技计划的负责人的年龄没有规定。但据了解,美国绝大部分从事科研的人员都是联邦雇员,应该遵循有关的年龄规定,具体如下:
美国联邦雇员因为退休后有多种退休福利计划,所以联邦政府关于退休年龄的规定不像中国那样简单地一刀切,而是比较复杂及灵活。美国联邦雇员主要有两种退休福利计划联邦雇员退休制度(FERS)和公务员退休制度(CSRS)。两者关于退休年龄的规定略有不同。
FERS首先规定了一个最低退休年龄(Minimum Retirement Age,简称MRA)。如果是1948年出生,MRA是55岁;1965年之前出生则是56岁;1970年及以后则是57岁。具体参见下图:

而CSRS则与FERS略有不同,它规定,只要参加该计划的联邦雇员符合下列退休规定之一者就可以退休后拿到全额的福利。
55岁退休同时至少30年工龄
60岁退休同时至少20年工龄
62岁退休同时至少5年工龄
OSTP管理人员则称,对于科技计划人员的年龄规定和结构不详,建议我们直接与有关研究院联系。
NIH告,该院对科技计划负责人的要求是能力,对年龄目前没有任何规定。且该院的法律专家也认为,从法律上讲,目前实际上没有也不应该有任何年龄方面的硬性规定,否则有歧视之嫌。
Lawrence Berkeley国家实验室的答复基本上与NIH类似。同时,该实验室人力资源部告,无法提供有关该室的各研究项目的人员的年龄分布情况。
另据我处与有关专家了解,美国很多科研计划的负责人到了一定年龄会自动退下来,原因不是年龄的硬性规定,而是因为自身能力无法满足和适应所承担项目的考核等各方面的规定和要求。
以下是各类机构对于课题计划负责人年龄的限制和规定。
一、国家实验室的情况
根据对阿贡实验室和费米实验室的了解,这些实验室所承担课题的经费来源单位(如能源部和国家科学基金会等)对于课题负责人和主要研究人员没有任何年龄方面的要求。
课题的立项过程首先是课题申请人提出立项报告(其内容与国内的立项报告大体相同),然后提交给经费来源单位组织的由相关专家组成的课题评审委员会进行审议。在审议课题负责人及主要研究人员时侧重他们在相关领域的学术地位、实践经验和研究成果,但通常不把他们的年龄作为取舍的标准之一。美国人一般认为,把研究项目与研究者的年龄挂钩的做法是年龄歧视的体现,甚至有可能被指控为侵犯基本人权。
在项目的审议过程中,课题负责人的知名度乃至他与评审委员的人际关系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评审结果。但是在美国人看来,只要评委公正无私,人际关系不但不会导致不公正结果,反而会帮助评委更好地了解课题负责人和主要研究人员的真实情况。
对于美国的国家实验室来说,不仅对课题负责人和主要研究人员没有年龄限制,甚至在退休年龄上也有很大的灵活性。据了解,阿贡实验室近年来的实际最高退休年龄为74岁,这位专家学术造诣深厚、身体健康、工作热情高,故而深受上司和同事们的尊重。更为普遍的情况是,一些专家虽然退休了,但是在实验室中仍然保留自己的办公室并且采取弹性工作制,一直工作到他们认为可以“告老还乡”为止。这种与国内的“反聘”差不多的工作方式并不会增加太多的个人收入,工作的动力主要是这些专家“不甘寂寞”的心态。由此可见,尽管美国的人力资源丰富,但是仍然十分重视发挥退休专家的“余热”。
二、高科技企业的情况
据了解,美国的高科技企业(例如朗讯通信公司和雅培制药公司等),不论经费的渠道如何,对于研究课题的负责人和主要研究人员的年龄都没有任何限制。从经费来源看,企业承担国家研究项目的机会不多,主要研究经费来自企业本身。正因为如此,企业的研究课题主要集中在那些有可能在短期内取得突破并形成规模效益的应用技术,以满足企业竞争的需要。
这似乎无可指责。但是一些在企业中从事研究的学者指出,企业的市场利益有时与社会利益并不一致。例如,雅培制药公司对于研究人员提出的研制抗癌苗的课题就不感兴趣。这种产品一旦研制成功,其社会效益十分巨大,但经济效益难以持久(因为疫苗不需要反复使用)。有学者认为,缺乏社会利益与市场利益的平衡机制是美国经济体制(特别是企业制度)的明显弊端之一。
在企业就职的科技人员的退休年龄也具有相当的弹性。对于身体健康、学术造诣深而且愿意继续工作的研究人员多半可以工作到65甚至70岁左右。对于一些喜欢早日颐养天年的人员来说,只要工作到一定年限(例如55岁)也可以提前退休。
三、大学的情况
大学的研究项目从课题来源看是多样化的,既可以来自国家(如政府部门或非盈利机构),也可以来自企业。因此我们可以从国家实验室和企业的情况推断出大学的情况。可以想见,大学对于研究课题负责人和主要研究人员的年龄也没有任何特殊的要求。
需要说明的是,从美国的研究开发体制看,国家实验室一般均由大学代管。经费的下达也是通过大学间接进行的。这种体制不仅减轻了国家直接管理实验室的负担,而且促进了国家实验室与大学之间在研究开发方面的合作。
在大学中,常见的情况是由教授担任课题负责人、由副教授、助理教授和研究生承担具体的研究工作。不少在大学就职的中国学者把这种方式称为“老中青三结合”,他们认为这种年龄结构非常科学合理。他们建议把“老中青三结合”作为处理研究队伍(例如一个研究课题组)年龄结构的一个基本原则。大学的退休年龄也具有相当的弹性。学术造诣深、工作热情高且身体健康的教授工作到70岁左右并不罕见。
其实除了学术界之外,在美国政府及其附属机构中也有不少高龄的政府官员,比较突出的例子是美联储的格林斯潘和国防部长拉姆斯费尔德。不以年龄画线似乎是美国人的一个思维习惯。
四、结论
1.在美国的研究开发体系中,对于课题负责人和主要研究人员一般没有年龄限制。这一原则不因研究课题的性质(基础研究抑或应用研究)、研究课题的领域以及研究课题的经费来源(国家级、部委级、地方级或企业级)而变化,因而可以看成是美国人对待研究人员年龄问题的一个普遍原则。
2.上述原则与美国的文化背景和价值观念是一脉相承的。在美国社会中,反对把那些不可控因素作为取舍的标准是一个最基本的思维定式,例如性别因素、种族因素和宗教信仰因素等。年龄当然也是不可控因素之一。把无法通过主观努力加以克服的不可控因素作为取舍标准或者以这些不可控因素为由剥夺某些人的某种权利就是美国人通常所说的歧视,包括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宗教歧视和年龄歧视等。在美国人的价值观中歧视与平等是背道而驰的。
3.在美国的研究开发体制中不以年龄取人的做法在客观上对发挥中老年知识分子的余热有利。灵活的研究开发体制和退休制度为他们真正做到“老有所为”创造了制度环境。在科技人才最为丰富的美国,尚能如此重视发挥中老年知识分子的作用,这个问题对于人才缺乏的我国来说似乎更值得我们深思。
加拿大
加拿大国家研究计划项目负责人及项目组成员的年龄属私人机密,国家没有专门的统计数字。加拿大国家研究计划项目对项目负责人的年龄没有特殊要求。经初步调查、咨询,加拿大国家研究计划项目如首席科学家研究计划(Canada Chair)中,项目负责人的年龄90%以上在55岁至65岁之间。国家级研究所中,项目负责人或研究室主任的年龄一般为60岁左右,研究骨干的年龄一般为45-55岁,研究助手的年龄一般在40岁以下。
德国
据2003年7月1日统计,著名的马普学会共有包括各研究所所级领导、科研项目负责人、独立青年科学小组负责人、一般科研人员和德国籍博士研究生在内的各类科研人员5404人,平均年龄37.9岁。其中,30岁以下1838人(34.0%),31-40岁1953人(36.1%),41-50岁770人(14.2%),51-60岁520人(9.6%),60岁以上323人(6.0%)。在242位所级领导中,31-40岁11人(4.5%),41-50岁83人(34.3%),51-60岁86人(35.5%),60岁以上62人(25.6%),平均年龄53.8岁,最年轻和最年长的分别为35.4岁和69.5岁。
在德国生物技术研究中心26位科研项目负责人中,30-35岁1人,35-40岁3人,40-45岁4人,50-55岁8人,55-60岁4人,60-65岁2人。
德国马克斯-德尔布吕克分子医学中心科研项目负责人年龄在34-65岁之间,其中半数在34-49岁之间。
法国科研人员年龄分布分析
按相当于全日制(大学教学研究人员按半数计算)统计,法国拥有近14万名研究人员,其中,在企业实验室从事研发工作的研究人员占54.9%,在学术实验室(大学和科研中心)的研究人员占28.3%,在终试公共研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占15.8%,在军事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占0.9%。法国大学教授和讲师(法国没设副教授和助教职称)和科技型公共机构主任研究员(相当国内正研)和研究员(相当国内副研,法国没设研究实习员和助研职称)的平均年龄为47.2岁(包括所有机构和学科)。近5万名大学教学研究人员平均年龄47.5岁,1.7万余名科技型公共机构研究人员平均年龄为46.5岁。



按照学科(不考虑机构类型),法国科研人员的平均年龄区别很大:如信息与通信科学技术领域研究人员的平均年龄为43岁,而人文科学领域的平均年龄却达近49岁。
法国没有设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国家科研中心(类似于中国科学院)为例,其8个学部和2个研究所共拥有1256个研究与服务单位(大于或相当于国内实验室或课题组)的负责人平均年龄为50-55岁,一般60岁不再担任重大课题负责人。
意大利
根据意大利教育大学科研部MURST、意大利国家研究委员会CNR、国家核物理研究院INFN等多家政府科研管理部门和科研机构联系调查,得到意大利在国家研究课题负责人年龄要求的基本情况是:
1、意大利对国家科技计划、课题负责人没有年龄限制。只要专家没有退休,均可以做课题负责人,意大利主要按照学术水平、科研成果和工作能力等作为对课题申请人的评价指标。
2、在意大利,年龄属于个人隐私,因此在各种公开发表的科研统计材料中一般不含年龄统计分布一项,只有一些科技文献单位的研究报告中有一些关于年龄评论的报道,但没有任何关于课题组年龄结构的资料。
意大利核物理研究院INFN的研究和技术人员的年龄分布统计
意大利核物理研究院INFN是意最重要的基础研究中心之一,应我们要求,提供了该单位截止到2003年7月28日的研究人员和技术人员的年龄分布特征,但INFN也没有课题负责人的年龄分布统计。


芬兰
据芬兰贸工部和国家技术局告,芬兰国家科技计划项目的申请、批准和执行时均不对课题负责人或主要科研人员的年龄提出要求。管理单位或部门一般情况下不收集科研人员的年龄资料。芬兰科学院和芬兰技术术研究院的情况与国家技术局基本相同。国家统计局检索不到相关统计数据。
日本
据了解,日本为了考虑今后的研究人才,也曾做过一些调查。对于目前来说,研究人员的平均年龄存在着偏高的倾向。按照日本论资排辈的“年功序列”,发挥年轻研究人员能力的环境显得比较落后。同时,由于日本人口出现老龄化和出生率下降,今后研究人员的年龄也有可能出现增大的趋势。
但是,日本也注意到,诺贝尔奖获得者发表研究业绩的年龄比较年轻,如物理、医学、生理奖是35-40岁,化学奖是30-35岁为多,因此,更需要重视30-45岁的年龄段,增加对于年轻研究人员的支持。
目前,日本的“战略性研究据点”,有点类似于我国的“重点实验室”,但是没有分级别。2002年日本文部科学省经过评审确定了113个据点,其负责人无一例外全部是正教授。根据职称的推算,负责人的年龄段在45-55岁之间。
据了解,日本的研究费调查中,40%以上的研究费是由50-54岁的人员所掌握,最高额度为8500万日元,25%的研究费掌握在45-49岁段,最高额度为4500万日元,而40岁以下的研究人员最多不超过1000万日元。换言之,大量的决定权掌握在45-54岁段,相当于教授级的人员。
日本明确支持年轻研究人员申请经费开展科研,设立了一些计划,对于年龄有具体的规定。但政府各部门确定的标准不一。如总务省的“年轻尖端IT研究者培育型研究开发”规定年龄在35岁以下,文部科学省规定在37岁以下,环境省规定35岁以下,可以向政府申请科研补助经费独立开展研究。
韩国
韩国的国家科技计划课题(项目)负责人,是通过答辩竞争产生的,对年龄未做特别的规定。对此部分人的年龄结构目前韩国未作全面的统计,但以具代表性的韩国科学技术研究院为例,担任国家科技计划课题负责人的年龄结构大致如下:45-52岁的约占60%,45岁以下和52以上约各占20%。一般内部掌握的年龄标准是课题完成年度不应超过课题负责人的法定退休年龄(60周岁)。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项目的人员年龄分布情况是:29岁以下约占10%,30-39岁约占45%,40-49岁约占37%,50-59岁约占8%。
澳大利亚
在澳大利亚,除了专门培养青年科学家的国家奖学金计划外,其它科技计划项目对申请人(无论是负责人还是研究人员)都没有年龄要求。实际上,在项目申请表中都没有年龄的信息(据称,一旦有年龄的信息后,这些申请的处理就要注意保护个人信息的隐私权),在审批项目时绝不可以考虑申请者的年龄因素,否则会被认为有年龄歧视。因为这些原因,所以他们没有关于计划项目负责人和研究人员的年龄分布信息。
对于CSIRO研究人员的年龄分布,基本是以40岁为中心的正态分布,即介于35-45岁的人数最多,大约占40%以上。CSIRO在招聘研究人员时,一般不设年龄要求。
分享到:
相关动态
科研图文

嫦娥三号年底落月(图)

“蛟龙”取回富钴...

科学与艺术 从那么...

“太空教师”上第一课
最新热点
上海研发公共服务平台指导协调小组 主办 上海市研发公共服务平台管理中心 维护 沪ICP备10209921号-2
地址:上海市钦州路100号2号楼4楼 传真:021-54065110 邮箱:admin@sgst.cn
服务热线:800-820-5114 / 400-820-5114(手机),未开通800业务地区的用户请拨打021-54594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