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全网搜索
帮助中心
大型科研设备共享咋就这么难

  空等在重点实验室门口进不去,同济大学建筑材料研究所所长张雄代表感觉就像“战士没了枪”。

  “什么时候进实验室使用大型设备,能像出入办公室一样简单?”3月6日,张雄向记者道出了自己的苦衷。

  “大学重点实验室开放时间不足180天。即便是在编的研究人员,也必须在周一至周五学校规定时间进入实验室,时间一般集中在早8点至晚5点。其他人进来也就更难了。”

  目前,我国正在运行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有214个,其中114个依托在高校,占总数的51.8%。

  “这些依托高校的重点试验室仪器、设施投入一般在5000万元以上,粗略统计总资产约在400亿以上。”张雄算了一笔账,“刨除寒暑假,大学正常教学时间一般为每年36周,再减去法定节假日,大学重点实验室仪器每年半数以上时间处于闲置状态。”

  作为科研工作者,张雄的境遇并非孤例。

  “我国几百万元的大型科研设备几乎全部是从国外购买,如此昂贵的仪器,却经常躺在实验室里‘睡大觉’。”北京工业大学副校长张泽委员告诉记者,由于部门分割、体制封闭、缺乏统筹,我国大型科研设备存在重复性引进,运转不足等情况。

  来自政协的一份发言材料佐证了张泽的观点:某种卫星地面接收站,美国只建设了16座就已满足需要,而我国4年前就建成了30座,仅北京就有8座,据说今后还可能再建50座。相关专家认为,如分布合理且实现数据共享,全国仅需4到5个这种接收站就足够了。

  一些大型科研基础设施和昂贵的仪器设备存在“三低”:管理水平低、共享程度低、使用效率低。

  “有时候,即便在同一个学校,也会出现这种‘有人没设备,有设备没人用’的尴尬局面。”张泽解释说,由于实行课题负责制,很多项目课题组买来的设备就变成私人物品,很难实现共享共用。

  而在国外,却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非一流的大学,却做出一流的工作,原因就在于这些学校能够利用一流大学的实验条件。

  这种反差造成了我国大型科学实验设备利用率只相当于发达国家的15%。

  “国外很多大学实验室是全天候对研究人员开放的。如果要延长时间,就要增加人手。目前精简编制的管理模式似乎节省了开支,却造成管理员一人管理多台仪器的局面,往往顾此失彼难以全面开放。”张雄说。

  对此,张泽开出的“药方”是,用市场的机制深化改革,并结合实际,采用国际通行办法。“在国外大型实验室仪器全部实现共用,学生只要有上岗证,就可以开放。”

  “目前,我国也做了些有益的尝试。”张泽举例说,例如科技部建设的“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通过采用“统一采购,规范加工,联合上网,资源共享”的方式,有效地避免了重复采购。

  除了管理制度的不科学,张泽认为,目前我国购置大型科研设备,变成一种接项目的行为,好似“狗熊掰棒子”,建一个,丢一个。

  “就如同养马,马买来之后,‘配鞍’‘喂草’的饲养程序就统统不管了。”因此,张泽建议对设备仪器的后续运营给予经费支持。他提议省下一台买仪器的钱去发“粮票”,即用户单位通过缴纳使用费,提高仪器设备的使用率。同时,他呼吁,加强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建设,加大考核评价机制,“只要用钱买设备,就要明确要求满足公共的使用要求”。

 

--------------------------------------------------------------------------------------

 

    附:为解决文中提出的大型科研设备共享难的问题,2007年8月16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上海市促进大型科学仪器设施共享规定》,并于2007年11月1日起正式施行。详情请见:

    “《上海市促进大型科学仪器设施共享规定》专区”

 

上海研发公共服务平台指导协调小组 主办 上海市研发公共服务平台管理中心 维护 沪ICP备O5037822
地址:上海市钦州路100号2号楼4楼 传真:021-54065110 邮箱:admin@sgst.cn
服务热线:800-820-5114 / 400-820-5114(手机),未开通800业务地区的用户请拨打021-54594730